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装修学堂 > 正文内容

塞纳河上听《春江花月夜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1-27 点击数:

  厦门爱乐乐团昨天启程赴欧,待到他们一行巡演回来,谷雨过了,下场在家门口的音乐会正值立夏。而今春,乐团临行前的最后一场热身演出——前晚的“室内乐精粹”音乐会,多是经典的重奏曲。听到中国乐曲《瑶族舞曲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改编的木管五重奏版,耳目一新,的确是郑小瑛提倡的“洋为中用”的生动例子。

  “我们还要到塞纳河上去演奏《春江花月夜》”,郑小瑛一说,演奏此曲的长笛、短笛、双簧管等几位乐手都莞尔一笑。他们赴欧之行首站是法国巴黎,到了以后在塞纳河的油轮上会有一场酒会,郑小瑛这是想起了江河一家,又正值春季的静谧夜晚,此情此景用西洋管乐器演奏“花月夜”,向外国人推广咱们家的东西,怎能不是绝配。“爱乐”成立8年多,本月终于去了古典音乐的发源地欧洲,此行多方斟酌,定下来的演奏曲目也以中国曲目为重。诚如郑小瑛所言,“不必和人家比赛贝多芬,却要让人家知道我们‘洋为中用’得多么好”。更何况,即将与乐团合作巡演的琵琶演奏家章红艳明晚也不谋而合,选了一个好地方演奏《春江花月夜》——美国卡内基音乐厅!这个世界闻名的音乐厅,演奏家都以能在那里办音乐会为荣。章红艳第一次在卡内基音乐厅办音乐会,《春江花月夜》正是她说“一定要让美国人听到,并且喜欢上”的传统曲目,明晚她的琵琶清音,恐怕又会如同过往,让许多老美感叹“Youchangedmylife(你改变了我的生活)”。欣喜《春江花月夜》的受众越来越广,它本就是最为国人所知的民乐曲,也特别为大家所爱,因而改编版本众多,章红艳用琵琶演奏,原汁原味;木管五重奏演奏此曲,则是“洋为中用”;此外,钢琴独奏版本、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现的管弦版本,甚至填词的女声版,也都有一批喜好者。我有个朋友从小为此曲疯狂,收集各个不同版本,更是顺带把唐代诗人张若虚的长篇七言歌行《春江花月夜》背得滚瓜烂熟,说能让他对改编自琵琶大曲《夕阳箫鼓》的《春江花月夜》有更深刻的理解。另一位朋友自打看了1995年央视中秋晚会里用《春江花月夜》作伴奏的同名古典舞蹈,当场为音乐与舞蹈的完美结合震撼,随即买了同样的白色羽毛扇,跟了老师刻苦练功,后来此舞她果然跳得极好。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”张若虚在说“当年明月”,可几百年过去,化为乐音的“春江花月夜”依旧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回响,真可谓“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