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开奖结果 > 正文内容

“羊毛党”拉新 12 万用户 4 万奖励无法提现起诉 YY 公司被驳回

发布日期:2019-09-03 05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网络上有一些人会通过选择互联网公司的营销活动,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额的奖励。在互联网语境中,这群人被称为 羊毛党 。

  钱某在参加 YY 极速版 APP 推出的 邀请好友立赚 活动时,通过上百个微信群,成功邀请到 12326 个新用户,获得 43023.27 元的奖励,可在申请提现时被冻结。为此,她将该公司告上法庭。近日,广州互联网法院对该案一审判决,驳回了钱某的全部诉讼请求。

  据了解,YY 极速版 是由广州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 华多公司 )运营的一款 App,主要内容是网络直播、网络视频等。

  2018 年 4 月起,华多公司推出 邀请好友立赚 活动,即用户每邀请一位好友下载该 App 并进行符合一定规则的使用后,邀请者和被邀请者均可获得一定金额(该金额不定期变动,如 7 元、5.5 元等)的现金。

  根据规则显示,用户将包含其自己 邀请码 的链接或二维码通过微信、朋友圈、QQ、短信、面对面扫码等方式发送给他人,他人下载该 App 并注册为用户后,邀请者可获得一定红包奖励,此外,被邀请者如果每天至少观看直播 5 分钟,邀请者则可以获得更多奖励。

  对于这些邀请奖励,用户可以 提现 到自己的支付宝账户,但 提现 前须经华多公司审核。华多公司在 提现 页面公示了一份 说明 ,内容包括 若平台检测到账号进行刷量等违规、违法操作,会进行冻结处理。

  在得知这个活动之后,用户钱某用两个手机号码注册了 2 个 YY 账号,并分别使用上述 2 个 YY 账号邀请了 9404 个、2922 个新账号注册,获得的要去奖励分别达到 30678.57 元、12344.70 元,合计 43023.27 元。

  2018 年 12 月,钱某在进行提现操作时显示未能通过。对此,华多公司的客服人员回复称其因进行了违规操作,故收益无效,且被冻结兑换 / 提现操作。钱某认为其并未违规、主张华多公司侵犯其财产权而诉至法院成讼。

  在诉讼中,钱某表示,其长期服务于网络推广行业,有上百个覆盖全国社群、高校的群资源和任务制下载平台资源,这些群、平台内的成员均是专门为了通过下载 APP 获得邀请者的奖励而进群或参与平台任务。在邀请新用户时,钱某会给对方一定金额的红包。

  而华多公司陈述称,正常用户仅能拉新 5-6 人,1 万余名被邀请人已超出正常人的社交能力范围,且钱某邀请的大部分用户仅满足获得红包的条件即不再使用,这是一种经营行为,不符合其开展活动的初衷。

  对于华多公司的说法,钱某承认其拉新数量确实远高于普通用户,但认为其属于具有推广能力和资源的推广人员,其运用自身资源为华多公司拉新并无不当。

  此外,在诉讼过程中,华多公司提交了一份《情况说明》,该份说明由深圳一家科技公司出具,主要为华多公司提供感知业务风险(恶意注册、虚假养号等)、鉴别恶意手机号码、识别恶意 IP 等服务。《情况说明》认定了 8 个 YY 账号注册时使用的手机号为 猫池 手机号码等。

  庭审中,钱某否认其知情或参与任何数据造假或黑产活动,认为这可能是被邀请者的行为, 猫池 手机号码数据未必实时更新,且该 8 个号码在其邀请的客户总数中比例很小。

  记者从广州互联网法院获悉,本案不是网络侵权纠纷,而是网络悬赏广告纠纷,焦点主要集中在:用户钱某的行为是否属于 刷量 操作;是否符合华多公司 邀请好友立赚 活动的规则;是否有权要求华多公司支付 拉新 报酬。

  经审理,广州互联网法院认为,表面上看,钱某为涉案 App 邀请了大量新用户,但这些用户属专门赚取网络红包等利益的群体,通常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用户,其目的是为了刷高 拉新 的数量,以获取更多的红包奖励,因此认定属于 刷量 操作。

  华多公司的活动目的是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 YY 极速版 App,以提供更多的消费,进而增加营收。而钱某 刷量 邀请来的所谓 好友 ,有违诚实信用原则,不符合华多公司 邀请好友立赚 活动的规则。

  综上所述,钱某的 刷量 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,扰乱了电子商务活动的正常秩序、损害了互联网企业的合法权益,不应得到支持和鼓励。

  此案的主审法官曹钰认为,互联网企业在扩大用户量的过程中,采用发放现金红包的方式对邀请好友注册的用户进行奖励,此类悬赏活动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提高用户量的目的,但同时也让 羊毛党 嗅到了 商机 。

  羊毛党 是指关注与热衷于 薅羊毛 的群体,他们最初从对互联网优惠活动的关注和操作中零星获利,其后逐渐向组织化、集群化发展,参与人员日益庞大,操作方法日渐多样,发展出了完整、成熟的产业利益链,其中不少与网络黑、灰产存在关联。

  技术刷量 和 人工刷量 是 羊毛党 提高用户量、流量等通常采用的两种手段。对于 技术刷量 即利用计算机软、硬件如 Xposed 工具、 猫池 设备等伪造用户信息的方法,因所得数据明显虚假,且可能涉嫌刑事犯罪,此类行为不符合互联网企业的悬赏目的和活动规则,通常没有争议。

  但是,对于 人工刷量 ,用户采用额外的金钱、物质等利诱手段聚集大量专待领取奖励和额外奖励的人群,这样的操作手段是否符合活动规则的问题,答案并非一目了然,本案即是其中一例。

  广州互联网法院曹钰法官认为,本案判决对 人工刷量 明确表明了态度,即该类操作不符合悬赏目的,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,且容易滋生和助长犯罪行为,不应得到支持和鼓励。